林泠不泠

白驹过隙未来可期
走自己的路,和不相关的人没有关系

记忆总归不会被抹去,这个夏天很美好❤️

番外我该走了,希望你把我忘了……

ooc属于我,巍澜属于彼此,公子景属于倩女幽魂,新人物属于我……

——

素泠一瞬间觉得自己如果留在公子景的三千世界也不错,毕竟现在的社会不适合她。

然而昆仑君和斩魂使根本就没有给她这个机会,沈巍一身黑袍手持斩魂刀,破空而来。身边自然站着一身青衫的昆仑君,眼神冷冷的盯着公子景。

素泠下意识的往前一站,护住了公子景。

“你俩打算干什么?”素泠语气有些冷淡,但眼神却是清澈的。

画外:

什么情况……

“素泠是怎么回事?”

“老大和沈教授不是去救她吗?”

“她怎么一副你们不准伤害公子景的样子”

“……素泠你是想起来了吗?”大庆有些喃喃自语

画中:

“你擅自逃脱轮回,跑上界来。可是犯了地府律法”沈巍神色严肃,公子景倒是一脸的意料之中。

“都说斩魂使是偏心的,这话没错。公子景从未害过人,最多就是从画里跑了出来。去龙城新开的酒吧逛了一圈”素泠抚了抚簪子上的流苏,语气淡淡

赵云澜皱了皱眉,心下有些无奈

“你都知道,你怎么做是包庇!论罪该一同受罚”沈巍语气一如刚才。

“行啊,阿景我同你一起入轮回”素泠满不在乎的执了公子景的手,对斩魂使大人的话并不放在心上。

赵云澜有些头疼,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就算他是斩魂使的爱人,也不可能让自家小鬼王徇私枉法啊!

画外:

“现在是三角恋?”

“什么三角恋?什么意思?”

“林静瞎说的”

“不能信”

“难道不是人鬼情未了吗?”

“所以说是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花”

画中:

“死花你要气死我吗”赵云澜终于开口了

“没有,我就是喜欢他。想和他一辈子在一起”素泠满不在乎,但语气中的强硬让人有些捉摸不透

“阿泠,你别任性。昆仑君和大人都是为了你好。”公子景似乎有些慌张

“任性!说起任性,难道不是昆仑君和斩魂使更任性吗?”素泠抿唇,语气倒是一如既往的冷淡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既然没话说了,那就请斩魂使和昆仑君回去吧”素泠摆摆手赶人了

“小兔崽子,你快点和我们回去。不然的话,别怪我无情”赵云澜语气一冷,镇魂鞭就被他握在手里了

“阿景,你当心。昆仑君的鞭子对灵魂有影响,这样吧”素泠从头上拔下那支素簪,一瞬间青丝飘凌。她把簪子插到公子景头上,随后她抿唇笑了“这样就不怕了”

赵云澜一瞬间有点头晕,什么鬼!这朵死花什么时候招惹了这个情债,还这么护着人家

“阿泠,你怎么了?”公子景扶住摇摇欲坠的素泠,语气终是带了些害怕

“无事。素泠请斩魂使大人开恩,让他遂愿”素泠语气终是软了下来,还带了些请求

“素泠你这是不要命了吗?当真以为自己成仙了,就可以什么都不在乎了”赵云澜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好”沈巍看了素泠和公子景一眼,松了口

“小巍,你怎么可以徇私枉法呢?”赵云澜终于炸了

“云澜,咱们回家”沈巍轻笑一声,赵云澜终于放弃一般,点头同意了。

画外:

“这就完了”

“什么情况”

“难得大人也会徇私”

“老大,这……”

“放心,会回来的”

画中:

“阿泠,不值得的”

“值得,你不是说没有看见过这个世界吗?现在可以同我一起去看看,毕竟是我欠你的。咱们也回家吧”

“好,回家”

特调处:

素泠猛地睁开眼睛,把趴在她身上的大庆吓了一跳,瞬间炸毛,素泠随手抚了抚。

“素泠姐,那位公子呢?”小郭的声音把素泠的心思拉了回来

素泠左右看了看,有些不解。

“老赵带他出去聊聊天”祝红看不过去道

“阿泠”公子景低声唤了一声

“嗯……等等今天有课吧!阿景走咱们上课去”说着拉着公子景风风火火的跑了

“什么情况”赵云澜有些迷茫,素泠什么时候今天上课了,现在不是暑假吗?

特调处众人也是一脸的不解

素泠拉着公子景,走的方向也不是学校。素泠带着公子景漫无目的,随便乱走。

“我带你去昆仑山”素泠拉着公子景的手,一个闪身。

“阿泠,你当真无事吗?”公子景慌张道

素泠摇了摇头,可公子景明显觉得她的灵力在快速流失。

“到了,我好久没回来了”素泠一身素衣,只是青丝随风吹散

“是素泠姐”

“素泠姐找到昆仑君了吗”

“为什么昆仑君不回来”

“素泠姐,我们好想你啊”

“素泠姐~”

昆仑山的小精灵叽叽喳喳的的声音,充斥在素泠耳边。

“介绍一下,这是公子景”素泠语气柔和,让公子景有些恍惚。

“素泠姐带朋友回来了”

“素泠姐,昆仑君是不是真的不回来”

“素泠姐,你怎么了?”

“好了,你们今天怎么这么吵?阿景,我累了……”素泠拉着公子景的袖子靠在他身上,呼吸有些淡

“阿泠,你别睡。我们还没有去看日出,还有看日落”公子景语气终是惨淡了

“这位大哥哥,先给素泠姐续命”

“你先把簪子还给素泠姐,那个簪子是素泠姐的灵力来源”

“大哥哥,素泠姐真的很在乎你”

“素泠姐没有这么在乎过一个人”

“以命续命,你要知道。那簪子对素泠的重要性”赵云澜的话在耳边响起

“阿泠,我要走了,希望你把我忘了。”公子景语气凛然

回忆

“在下公子景无意冒犯素泠姑娘”

“公子景?”

“阿泠,你不记得了”

“阿景?对不起”

画外:

赵云澜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在想沈巍什么时候回来。

沈巍终于在特调处的期盼中来了,然后赵云澜和他解释一番。两人一起入了画……

素泠醒来的时候,一脸茫然……心里好像缺了一块,怎么都补不起了。

“我怎么在这里?”素泠语气不解

“素泠姐”

“嘘!不要说”

“有话就说,不要瞒我”素泠语气一下子冷了

“呜~素泠姐好凶”

“怎么,如今我说话已经没有用了吗?”素泠气场全开,语气冷淡到了极点

“总之那位大哥哥说不能说就不能说”

“打死也不说”

“罢了”素泠甩了甩袖子,转身离开

“素泠姐,几千年没这么凶”

“呜~那位大哥哥肯定对素泠姐很重要”

龙城:

素泠有些颓然的低下头,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王八蛋,公子景!

你以为你是沈巍啊……

你以为你这一套对我有用啊

没有用,我素泠不会忘了你

她随手抚上公子景曾经戴过的发卡,忽的又笑了,还是我厉害,连公子景本人的发卡都有了。

公子景还是你狠……

我喜欢你,现在那么就再见了……

end

所以说我们又是实力背锅了,什么都没干就被骂了……

现在在想dw是不是想断了自家正主的演艺生涯啊。不是所有都非他不可,世上没有唯一……


番外公子景到底是什么人?

ooc属于我,巍澜属于彼此,公子景属于倩女幽魂

新人物属于我……

——

素泠那个千年的老古董,终于学会了玩电子产品。现在她迷上了一款网游游戏,名字叫做倩女幽魂。倩女幽魂前几天新出了个NPC,名字叫公子景。

素泠对公子景这个NPC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之余,还看上了人家的同款发卡。眼珠子转了转,素泠想了想打算去打工,没错就是去打工。

可是按照素泠现在的样子,很容易被人认成未成年的。但她自身已经上千岁了,只是长的嫩而已。所以她费尽心思和人家解释了半天,又拿出赵云澜给她办的证件,总算是留了下来。于是乎素泠现在就过上了早出晚归的生活。

特调处众人一开始没什么感觉,可日子一久大家都觉得很不对劲了。

“喵~素泠呢?”大庆首先开口问道

“已经很久没有看见素泠姐”小郭顺口回了一句

“她一般回家吗?”祝红问出了重点

大庆想了想,果断摇了摇头。

“那就是丢了……”林静话一出口,又感觉不对

丢?特调处的人谁敢动,然而心里有些嫌弃自家不靠谱的领导,连自家花丢了都不知道。

素泠打了足足一个月的工攒够了买发卡的钱,然后当她再次进入特调处的时候,就发现特调处上下的气氛不太对。似乎有一股杀气……

素泠想了想,觉得自己也没做什么?为什么气氛如此严肃?难不成地府来人了?

“这是发生什么了?难不成大封又破了?”素泠有些不解的开口,然她一开口所有人都朝她看了过来。眼神里只有怨念。

“素泠,这一个月你跑到哪里去了?知不知道我们很担心你?”大庆一见她露面就扑了上去,素泠一把接住黑猫并给它顺了顺毛

“你不知道你不见的这一个月,老大快把我们的奖金都扣光了”林静有些怨念道

“嗯……你还有奖金可言吗?”素泠仔细想了想道

“噗……素泠还是素泠”祝红有些幸灾乐祸

“素泠姐,你不见这一个月,赵处和沈老师很担心你”小郭不怕死的说

“谁担心这个小王八蛋了,老子巴不得她回昆仑山呢”赵云澜语气不善

素泠眨巴眨巴眼睛,一脸无辜道“我只是出去找了份工作,又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什么!打工!素泠啊,人心都这么险恶,你出去打工有没有遇上不法分子啊”怀里的黑猫又再一次炸了毛

“什么样的?比如说摸头?还是说摸脸?”素泠想了想回答,语气自然

“……素泠你被人吃豆腐了”楚恕之很艰难的说出了这句话

“豆腐?可我身上没豆腐啊……”素泠一本正经的回答

“哈哈哈……”

“素泠你……”

赵云澜脸色沉了沉,开口了“你去哪里上班了?还被占便宜了还不自知。”

赵云澜的话又让气氛回归冰点。

“嗯……晚上才开门,很热闹的”素泠平静的说

然后特调处上下的脸色又沉了下来,气氛十分压抑。

“酒吧,敢招你?”赵云澜语气里有些寒气

“看样子可以关门大吉了”大庆眯了眯眼睛道

“……大庆淘宝怎么注册会员啊,还有龙城哪里有办卡的地方啊?”素泠倒是不再乎的开口了

“……是这样的,你先下个APP,然后把手机号码输进去,然后再输密码。嗯,就是这样的”大庆有些无奈

“办卡?素泠姐我知道我带你去。”小郭是唯二不怕死的之一

“好,走着”素泠抿唇轻笑,招呼小郭放下大庆走了……

没错就这么走了……

赵云澜头上青筋跳了跳,感觉快爆炸了。然而肇事者就这么愉快的走了……

“老大,我觉得这件事可以从源头查起”林静难得带了些许严肃

“行,你先去看看那个小兔崽子到底迷上了什么”赵云澜摆了摆手

大庆舔了舔爪子,一脸的预料之中。

“大庆,你刚刚闻出点什么来了吗?”赵云澜语气带了些笃定

“是龙城新开的一家酒吧,那里似乎还有灵魂的味道”大庆猫脸上看不出神色

“很好,敢惹到老子的人。看样子是不想活了”赵云澜脸色变了又变

特调处众人也没有想到,这次地府居然把算盘打到昆仑君头上了。

素泠一无所知,和小郭去办了卡存了钱,就买了公子景的发卡。又按照小郭的提示输好地址,然后付了钱。

素泠打开倩女幽魂的游戏,发现已经有不少人完成了公子景的剧情。她听着NPC没有感情的声音,心里有些不知明的刺痛。被人称为神又如何?最后还不是如昆仑一般陨落了,楼兰古神。

剧情这么不紧不慢的走着,素泠面前出现两个选项,撕画还是不撕画?她选择了不撕,白光一闪。她陷入了沉睡,有人在说“欢迎来到公子景的三千世界”

素泠陷入了昏睡状态,赵云澜扯了扯头发,一脸的暴怒。大庆安静的趴在素泠身上,替她取暖。

“老大,是倩女幽魂这款网游里的NPC”

“叫什么名字?”

“公子景”

“楼兰古神,公子景”

“……不是已经魂飞魄散了吗?”

“那他为什么会找上素泠姐?”

“如果小巍在就好了,这样可以直接用斩魂刀”

画中:

素泠眼神一冷,身上早已不是什么休闲服装,一身素衣,青丝用发簪挽起。

“阁下,把素泠请到这里究竟所谓何事?”素泠语气中有些寒意

“素泠姑娘,在下无意冒犯”公子景的声音清脆动人

“这样啊,那你不如出来。好好谈谈,楼兰古神!”素泠语气仍旧冷淡

公子景轻叹一声,撑着把油纸伞出来了。君子端方,举世无双。素泠莫名其妙的想到了这句话,心里有些迷茫……

“阿……阿景?”似乎是意识主导了一切,不由自主的唤了一声。

公子景笑着看着她,唇无声的说了两个字“阿泠”

素泠总觉得心里难受,眼泪就留了下来……公子景有些于心不忍的上前,将她拥入怀中。

画外:

“这个公子景到底和咱们家死花什么关系啊”

“究竟是为了什么?”

tbc……

习惯并非一朝一夕养成的,有时候不经意的行为会铸成大错,所以需要谨言慎行……不然就凉凉了……


特调处的花成精了!

巍澜不拆不逆,ooc预警。新人物出场,原著剧版背景混搭。

第二章 这花怼人很厉害!

“……”气氛沉静了一段时间

小郭同志第一个反应过来,哆哆嗦嗦道“这花……会说……话……”

“何方妖物,敢在特调处撒野”林静有些底气不足道

“噗……那得问问你家领导,为什么把一个妖物捡回来”桌子上的“破花”淡然的回答

林静被怼的无话可说,大庆瞟了一眼自己铲屎官,继续沉默。

“破花”再次发言,“小郭,你连猫说话都接受了;桑赞和汪徵是灵魂也接受;祝红是妖族的也接受了;你那不靠谱的领导和沈教授是昆仑君和斩魂使也接受了;哦,还有你楚哥是尸王。这些都说明了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所以你怕什么。你自己都不是普通人,好不好……”

“破花”的话让所有人都议论纷纷……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究竟是打哪儿来的”赵云澜皱了皱眉,手中确化出了镇魂鞭

“别拿你那条鞭子对着我,没有用。话说回来,这么多年不见,你倒是比起当年更容易动怒一些了。还有我是打哪儿来的,赵令主不知道吗?”“破花”的语气仍旧淡淡的,没有一点儿起伏

沈巍闻言眉心一动,斩魂刀被他召唤出来了。

“怎么?鬼王大人如今要杀人灭口了,怎么敢做不敢当啊。”“破花”语气仍然没有起伏

“素泠不要闹了,当年沈教授把你强行封印是不对。”大庆终于看不下去了

“你到是想起来的快,人家斩魂使大人精心布的局,怎么会容许有差错呢?变数就是咱们家老赵恢复了记忆。”素泠的语气终于有了点起伏

……素泠……?

“死胖子,合着你一早就知道!”赵云澜表示很生气

“呵,它如果一早就知道就不会一直在试探了”素泠语气带了些嘲笑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么傲娇,这么口是心非。”大庆猛地跳上桌子,用爪子碰了碰素泠的叶子

“死胖子,我警告你啊。你敢撅我花瓣,我绝对会对你不客气的。”素泠语气凉凉道

大庆不以为然,复而又用爪子碰了碰。就在一瞬间,白光一闪,少女穿着白色的古装衣襟上则是有些偏青,一头青丝用一支素簪挽起。面容清丽,却有些稚嫩。

她一把捞过大庆,熟练的顺起毛来。

“额……这位小妹妹?”

“不是小妹妹,行不更名做不改姓。昆仑山花草的守护者,或者是说昆仑君的助手——素泠”素泠平静道

“死猫,你又肥了。是伙食太好了吗?可是赵云澜和沈巍不是老是虐待你吗?不让你回家,不如你同我一起昆仑山吧。”素泠复又说然语气有些淡然

“死花,谁允许你来挑拨离间的。信不信扣你工资”赵云澜现在倒是想起来了,恶狠狠道

“扣工资?赵云澜这五千年来我被你家小鬼王封在昆仑山五千年,我还没找你俩算账呢?还有我差点元神俱灭,你打算怎么办?”素泠语气仍旧一如既往的平静

听的特调处的众人有些心惊胆战……

tbc

嗯,发货了。还是挺快的!

特调处的花成精了!

巍澜不拆不逆,ooc预警。有新人物出场,原著和剧版混合。

第一章,这花不好养

赵云澜给祝红找了件棘手的事,就是养这盆不知道从哪个山疙瘩里捡回来的花。品种不明,养法不明。特调处一群活了几百年的妖魔鬼怪,根本就没有养过什么花花草草或者是小动物。大庆是自己跑过来的,所以说不算。

大庆活了万年的老猫倒是没有什么感觉,毕竟它觉得这个气息熟悉,就是想不起来是什么了。或许等到想起来的时候,又是另一件事了。

这件事最终在赵云澜的施压之下,由祝红女士亲自接收养花这件事。作为蛇族,而且根本就不是吃素的种族,根本就不会养花啊。最后还是沈教授亲自翻书,找了养花的秘籍。只可惜这花恐怕是不能与种菜混为一谈的的。

给花浇水不行,似乎每次浇的水都会自己流干,不知道为什么,施肥更是行不通了。大庆每每看着特调处其他人忙的晕头转向的,心里的疑惑就更上升一层。明明都不是普通人,却被盆破花搞得比抓鬼还要累。

养了一段时间的花,祝红明显发现这盆花不是普通的花,因为这盆花自己明显会给自己找乐趣,比如出太阳时就会自己晒日光浴;下雨了,窗户没开但花盆确湿了。这一现象明显吓到了小郭同学,可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者冥冥之中有所感应吧,来自昆仑的神魂感应。

“老赵,这花你究竟是哪里捡来的”大庆终究是忍不住一般,先问出了口。

赵云澜迟疑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昆仑山。”

“什么?昆仑山?老赵你……你”大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赵云澜倒是挑了挑眉,一脸的“你敢拿老子怎么办”的表情。

小郭再三考虑之下,开口了:“赵局,你捡来的这盆花可能成精了”

“什么!成精?我就说这花为什么这么不一样”祝红女士第一个表示不满

楚恕之沉了沉脸,垂下眸子不语。但这气息不像地府的,所以这恐怕是自家倒霉领导惹上的麻烦。

气氛压抑着,沈巍下班走进来的时候,特调处上下弥漫着一股快要打起来的感觉。

“这是怎么了?”沈巍不解的开口

这一开口,特调处哀怨的眼神快化作实体了。

“沈教授,老赵从昆仑山捡了个不知道什么的东西回来”

“没错,而且这盆破花搞得我们一个头两个大”

面对控诉,赵云澜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你们喊谁破花呢?”

tbc

特调处的花成精了!

背景原著和剧版混杂,ooc预警!

巍澜不拆不逆,有新人物。

事实证明人一闲下来就适合做妖,特调处处长?哦不,现在应该说是已经晋升为局长的赵云澜。不知道从哪个山疙瘩里捡了一盆花回来。

然后丢给了已经看开了很久的祝红女士,祝红表示不解。可以说是不仅是祝红不解连带着特调处其他人也十分的不解。

黑猫大庆想碰一下,都被自家不靠谱的铲屎官一把打下。大庆隐隐觉得这盆花的气息很熟悉,熟悉的像昆仑山上的气息。

总之,从赵云澜把这盆花放到特调处开始,就注定了这个缘分的开始……

而且还是千年的孽缘,毕竟有什么因就有什么果!